朋友圈裏的碎光陰

發佈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3-08 11:16:24

在微信上加好友,如今需要做一個選擇:只是聊天,還是也讓對方看朋友圈。以前的版本是不需要做這個選擇的,加的時候基本都默認允許看朋友圈,用户可以自行去屏蔽,決定不讓某人看見朋友圈。朋友圈有助於人們的溝通與瞭解,所以被對方屏蔽了朋友圈的人總是很氣憤。

使用微信這幾年來,我也常在朋友圈裏曬一些雞零狗碎的東西,或是瑣碎感想,或是日常所見,或是文章分享,大多很隨意。也許正是這個隨意,有一天被老婆用一個東北方言詞語貶低了:朋友圈讓你發的“稀濘”!稀濘者,黏糊糊、軟塌塌、髒兮兮之意也。受此打擊,我把朋友圈裏的內容設置為“三天可見”,而且輕易不發了,以免討嫌,再落“稀濘”之譏。

在此之前,我對發朋友圈還是蠻有興趣的。有一次,我和兒子從海拉爾河東騎自行車到河西新區,當時正是盛夏,天熱,我倆坐在市圖書館的門口歇息。我把鞋脱下來,讓腳丫子輕鬆輕鬆,鞋墊兒也掏出來曬曬。我隨手拍了一下地上的鞋和鞋墊兒,就發了個朋友圈。如此照片,雖無深意,也無傷大雅吧?郝隆能曬肚皮,我在圖書館門口曬曬鞋墊兒有什麼不可呢?兒子發現後,就讓我刪掉了。也許,他覺得鞋墊兒這種帶着汗臭的東西,出現在朋友圈裏是不雅的,或者是對於圖書館這樣的斯文淵藪是不敬的。

就像不同的人説話風格不同似的,人們發朋友圈也各有風格。有的人喜歡分享,各種文章、視頻、經典作品鏈接,都發進朋友圈,看這樣的朋友圈,就像在一個資料庫裏瀏覽一樣過癮;有的人喜歡曬生活中各種高大上的場景,譬如旅遊、美食、探險、購物,言語總是那麼低調,那麼漫不經心,卻總能透露出一絲“凡爾賽文學”的味道;有的人只轉發自己喜歡的某一種類型的東西,譬如詩歌,朋友圈裏一派斯文風雅氣象,絕對看不到我那種曬鞋墊兒的情況;有的人則喜歡在朋友圈裏發泄一下不滿,不指名不道姓地罵上一通,暢快一下鬱悶的肚皮;有的人則喜歡分享各種雞湯,各種人生感悟,念念不忘地勸人上進、勸人向善;有的人則喜歡在朋友圈裏展示一下自己的愛崗敬業,估計是希望領導能看到……

一般來説,平頭百姓的朋友圈往往發得比較自由隨意,雞毛蒜皮,家長裏短,什麼都可以記上一筆。而那些頭上頂着一官半職的人,朋友圈發得就比較謹慎,轉發內容往往很講政治。有的領導幹部則謹慎到一點也不涉及自己的工作與個人職業信息,內容全屬雲淡風輕,挑不出任何毛病。我有一個同學的朋友圈便是如此,有一次聽説他工作有調動,換了新單位,當時可能也是沒留意,後來就想不起他去的是哪個單位,我翻了翻他的朋友圈,硬是看不出絲毫的線索。

除了記下日常的雞零狗碎,也有的人是把朋友圈當作一個自留地兒去耕耘的,認真寫作,認真配圖,後來就出現了一種生意,可以幫你把朋友圈裏的圖文編輯成書,印上幾冊或幾十冊,供個人自珍自賞。

有一段時間,我偶有感觸,在朋友圈裏曬出的時候,還冠上了“啞樵語錄”幾個字。曬出來之後,還挺關心朋友們的留言,時不時就會翻看一下,也回覆幾句。有的時候,兩個人就在一條朋友圈後的留言裏來言去語地聊了半天。

呼倫貝爾幅員遼闊,相當於東南沿海某個省的面積。可是,在朋友圈的留言裏,常會意外地發現某人和某人居然也是相識的,看來這個地方也算不上太大。

朋友圈的出現還造就了一些新詞兒,譬如“點贊”,由點贊又引出了一種朋友關係,一種不同於酒肉之交、管鮑之交、君子之交的關係:點贊之交!

與我而言,微信的朋友圈的確是個好玩的功能,不同的人能在這裏找到不同的樂趣,記錄下不同的足跡。(李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