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沙正退去 綠樹漸成蔭(會後探落實·生態優先、綠色發展)

發佈者:Jiangzhe 來源:人民網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3-16 09:32:14

 

  技術人員在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的庫布其沙漠用自制水氣槍植樹(攝於2018年7月)。
新華社記者 鄒 予攝

  數據來源:生態環境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2020年中國國土綠化狀況公報》

  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境內的庫布其沙漠(攝於2020年9月)。
新華社記者 連 振攝

  開欄的話

  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發展清潔能源、致力鄉村振興、落實長江保護法……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生態文明建設領域的政策措施成為代表委員關注、熱議的話題。

  即日起,本版推出“會後探落實·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系列報道,關注多地在推進生態修復、完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等方面的實踐和探索。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這裏要加一個‘沙’字。”

  庫布其沙漠、毛烏素沙地、渾善達克沙地、科爾沁沙地……地處祖國北疆的內蒙古,分佈着眾多沙漠與沙地,是我國荒漠化與沙化土地最集中的省份之一。近年來,內蒙古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加強沙漠沙地生態修復治理,因地制宜、科學治理,取得顯著成效。“十三五”期間,內蒙古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持續“雙減少”,年均完成防沙治沙面積1200萬畝,佔全國治理面積的40%,沙漠擴張問題得到遏制。

  因地制宜,創新種植技術、提升治沙效率

  3月中旬,春回大地。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黃河“幾”字灣南岸的庫布其沙漠億利生態示範區,楊柳已冒出新芽,樟子松也開始返青。億利庫布其沙漠研究院的生態種植工程師們,正不時與北京億利沙漠大數據平台聯動,規劃“庫布其治沙護河碳匯林”的種植地與苗種。

  “我們2月份就已經開始測算勘察地塊,根據大數據平台提供的技術標準,採購適宜當地的沙柳、檸條、樟子松等苗材,並組織試驗栽種,保證苗木成活率穩定在85%以上。”億利庫布其沙漠研究院總工程師呂榮説。

  因地制宜、科學選苗選種,如今這一看似平常的道理,卻是治沙人用教訓換來的。在庫布其沙漠生態科技中心,一棵枝繁葉茂、高大挺拔的三角葉楊,被人們稱為“教訓樹”。20多年前,治沙研究人員斥巨資引進這一樹種,但因耗水量太大、水土不服,只得放棄推廣。吸取教訓後,改種適宜當地的、以灌木為主的節水抗旱植物。

  除了種植適宜當地的原生態植物,庫布其治沙還引進了同緯度其他地區的耐旱型植物,豐富治沙植物多樣性。“優質種質資源是治沙之本,為此我們建設了專門的沙生灌木及珍稀瀕危植物種質資源庫。目前已蒐集了1000多種耐寒、耐旱、耐鹽鹼的植物種子相關材料,並對優質種質資源進行應用開發和推廣輸出。”呂榮介紹。

  種植技術的創新,也提升了治沙效率。“以前我們在沙漠挖大坑種樹,費時費力還費水,效果也不好,種十株都難活一株。”杭錦旗杭錦淖爾村村民高毛虎回憶。

  “挖大坑種樹極易破壞沙漠土壤生態,為此,我們總結經驗,開發了‘微創’植樹等技術,十幾秒就能種好一棵樹,節水50%以上。”呂榮告訴記者,這是目前採用最多的一種“微創”植樹法,減少土壤擾動,對生態破壞性小,樹苗成活率提高到90%以上。

  “過去我們人工挖坑種樹,幾分鐘才能種一株,現在‘微創’植樹只需10秒,每畝節約沙障製作成本1000元以上。”高毛虎笑道。

  如今,庫布其沙漠植被覆蓋率由上世紀80年代的不足3%上升到53%,降雨量和生物種類大幅增長,沙塵天氣明顯減少。“微創”植樹技術已廣泛應用於庫布其沙漠,還被推廣到科爾沁沙地、毛烏素沙地、烏蘭布和沙漠、騰格裏沙漠等地。

  綜合施策,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

  “地不打糧、沙子埋房。”這是地處渾善達克沙地南緣的錫林郭勒盟多倫縣幾十年前流傳的民謠。到2000年,多倫縣仍面臨嚴重的沙化問題,風蝕沙化土地佔到全縣土地總面積的87%。

  63歲的馬雲平是多倫縣諾爾鎮新民村村民。20多年前,由於沙化嚴重,莊稼沒收成、牛羊沒草吃,老馬一家人生活都難以為繼。“要想改變生活,就得種樹治沙!”2000年,馬雲平響應政府號召,承包了3700多畝的荒沙、荒地。他和妻子迎着風沙打沙障,種檸條、黃柳、楊柴等防風固沙植物。

  幾年後,隨着當地生態不斷恢復,馬雲平開始在沙地裏種植成活率較高的樟子松,混種榆樹、楊樹、山杏等。如今,3700畝荒沙、荒地,已是綠色的海洋。“能給子孫後代留下一片綠,這些年的付出都值了。”望着滿山的樹,馬雲平感慨萬千。

  馬雲平只是當地眾多治沙人中的一員。近年來,多倫縣還實施百萬畝樟子松造林工程,累計造林137萬畝。經過20多年的不懈努力,多倫縣森林覆蓋率由2000年的6.8%提高到現在的37.9%。

  位於渾善達克沙地腹地的錫林郭勒盟正藍旗是一個牧業旗縣。當地以禁牧、休牧、輪牧為重點,減輕沙地生態壓力,促進草原生態恢復。

  10年前,看到沙化嚴重的草場,退休後的畢力貢達來決定返回家鄉登吉寶力格嘎查治沙。他將8000多畝沙化嚴重的土地集中圍封,誰家的牲畜偷進去吃草,他就跑誰家去做工作。幾年過去了,圍封禁牧的草場逐漸恢復了生機。他又組織成立嘎查草業協會,帶領牧民種植了6000畝多年生牧草。“生態好了,牛羊能吃飽,多餘的牧草還能賣錢。”年近七旬的他告訴記者。

  “我們以草畜平衡為重點,推行禁牧、休牧、輪牧,自然恢復和工程治理相結合,考慮水資源、水生態容量,宜草則草、宜林則林,分類指導、綜合施策,修復治理沙地生態系統。”錫林郭勒盟林業和草原局總工程師鞏和平介紹。目前,渾善達克沙地土地退化沙化趨勢呈現“總體遏制、局部好轉”的良好局面。

  巧治沙地,綠富同興推動鄉村振興

  隨着荒漠化、沙化土地的治理,農牧民的生活也好了起來。

  在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哈圖布其嘎查,脱貧户白吉林白乙拉就是受益者之一。由於地處科爾沁沙地腹地,過去這裏沙化嚴重、經年無收。近年來,當地推行“禁牧、禁墾、禁伐”政策,實施鹽鹼地治理等生態修復工程,種植沙棘等生態經濟林。

  如今,一個個流動的沙丘被沙棘林牢牢鎖住,白吉林白乙拉則成為一名護林員。“沙棘長成後既能賣果做果汁,又能吸引遊客觀賞,能有不少收入。”白吉林白乙拉算了一筆賬,護林員年工資1萬元,加上沙棘林的分紅和養牛產業收入,“今年全家收入能超5萬元”。

  在同處科爾沁沙地腹地的通遼市奈曼旗南包頭嘎查,48歲的牧民寶秀蘭也嚐到了生態不斷好轉的甜頭。20多年前,這裏只有孤零零的一棵榆樹,地上不長草、牛羊吃不飽。為解決生計,寶秀蘭與丈夫承包了2500畝沙地進行治理,在她的帶動下,如今嘎查治理沙地6萬多畝,植被覆蓋率達50%以上。現在,寶秀蘭家有100多頭牛,全部舍飼圈養,地裏年收青貯30萬公斤,檸條平茬後還能作飼料,家庭年收入達30多萬元。“為了發展沙漠旅遊,嘎查還專門留下2萬畝沙地,家家户户都能開牧家樂吸引遊客,嘎查人均年收入近萬元。”寶秀蘭説。

  “通過實施一系列生態修復項目,科爾沁沙地生態狀況惡化趨勢整體被遏制,重點治理區域生態狀況全面好轉,糧食飼草產量增長。通過發展林果、養殖等產業,沙地變寶地,農牧民實現穩定增收。”通遼市林業和草原局副局長包寶君説。

  “我們村過去是‘沙中找綠’、靠天吃飯,現在多種樹、精養畜、搞旅遊,吃起了生態飯。”多倫縣蔡木山鄉鐵公泡子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李國琴説,“村裏發展樟子松等苗木產業,試驗樟子松嫁接紅松,產出可食用松子,林下試種中藥材,保護生態、發展經濟兩不誤,還能帶動就業,讓村民們在家裏腰包就能鼓起來。”

  《 人民日報 》( 2021年03月15日 1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