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故事,記錄1925—1927年的內蒙古

發佈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3-17 22:37:34

在內蒙古博物院草原豐碑展廳

一箇中共綏遠工委辦公用的鐵印盒靜

靜地擺在展櫃裏,小小的鐵印盒見證

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內蒙古各族人民

為權利與自由、為生命與尊嚴而戰的

泣血史。

遊客在內蒙古博物院草原豐碑展廳參觀。記者 宋爽 攝

內蒙古博物院社會教育部工作人員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內蒙古燃起了反帝反封建鬥爭的烽火,工人運動和學生運動相繼展開,農民運動蓬勃興起,以牧民運動為中心的蒙古民族的解放鬥爭空前高漲。”

硝煙雖早已遠去

但這段歷史猶如

翻滾的巨浪

激盪着人們的心靈

五卅運動爆發後,內蒙古地區也燃起了反對帝國主義的熊熊烈火。在中共綏遠工委的領導下,6月上旬,由綏遠學生聯合會發起和組織的綏遠各族各界聲援五卅慘案蒙難者、響應五卅運動羣眾大會,在歸綏舊城席力圖召舉行。此後,歸綏學生聲援五卅運動的活動持續了一個多月。

內蒙古博物院社會教育部工作人員

“內蒙古地區的反帝愛國運動與全國五卅運動結合起來了,並揭開了內蒙古大革命風暴的序曲。”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

內蒙古地區的大革命運動

不斷掀起高潮

穿越時光隧道

記者實地探訪了這一時期

綏遠農民運動發生地

此時,這裏格外靜謐

然而,當掀開歷史的面紗,

它,卻是另一番模樣……

談起“孤魂灘”的往事,許多當地人都耳熟能詳。

1926 年,晉軍接管了綏遠政權,商震出任綏遠特別區都統。商震治綏,他開發財源的第一條途徑就是清丈地畝和放墾夾荒餘荒,這無疑是對蒙漢各族農民的一次嚴重的經濟搜刮,此舉觸犯了農村各階級階層的利益,遭到蒙漢人民的普遍反對。

1927 年初,和林格爾縣 36 個村發生了抗清丈暴動,中共綏遠地委和國民黨綏遠特別區黨部密切關注着事態的發展,決定發動一場反清丈鬥爭的大規模農民運動。1927 年 3 月 26 日,決定召開以農民為主,有工人、學生和市民參加的綏遠難民大會,組織羣眾示威遊行。27 日,又召開了共產黨員、國民黨員、共青團員以及工會、農民協會、學生聯合會負責人會議,對綏遠難民大會作出了具體部署,進行了充分準備。3 月28日上午,歸綏周圍鄉村的蒙漢各族農民及歸綏市工人、學生、市民約五六千人,從四面八方匯聚到歸綏城南郊外的“孤魂灘”,這個過去的荒郊野灘一時變得熱鬧非凡。第二天上午,商震迫於壓力,同意示威羣眾選舉出 15 名各界代表進城商談,洽談直到天黑,商震才被迫答應了代表們提出的請求。

記者翻閲《內蒙古革命史》時

看到了有關“孤魂灘事件”的史料照片

北京《晨報》刊發的

《空前未有之綏遠市民示

威運動——反對丈量餘荒、夾荒,反對

開放煙禁,反對扣發流通券》的報道

字裏行間

依然可感蒙漢人民和各界羣眾團結鬥爭

奪取勝利的豪邁情懷

參觀者

“有幸參觀,深感美好生活來之不易,我們當追尋先輩的紅色足跡,勠力同心,接續奮鬥。”

革命的腳步從農村到牧區

從未停止

走進鄂爾多斯市烏審旗

嘎魯圖鎮布寨嘎查

湛藍的天空下,嘎查清新亮麗

腳下的道路平坦寬闊

在這裏,坐落着席尼喇嘛故居

歷經近百年風雨,風貌依舊

一草一木皆向人們講述着

從這裏走出的一段傳奇

烏審旗是“獨貴龍”運動的發源地,席尼喇嘛又是“獨貴龍”運動的傑出領導人。史料記載,在 1926 年秋,席尼喇嘛組織 100 多名蒙古族牧民,建立了人民革命武裝——烏審旗保安隊,後改編為內蒙古人民革命軍第 12 團。在建黨建軍的基礎上,又建立了烏審旗人民革命政權——公眾委員會。公眾委員會的建立,各項革命政策的頒佈和實施,標誌着烏審旗的封建王公政權被推翻,封建王公制度被廢除。

當地羣眾紛紛表示:

作為席尼喇嘛家鄉的人

要把“獨貴龍”的歷史故事告訴後輩們

希望他們像席尼喇嘛那樣愛祖國

將來成為建設祖國的棟樑

歷史的煙雲早已遠去

內蒙古的各族人民在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的奮進身影

時刻鼓舞着後人:

向前,以美好生活為念。

(來源:《內蒙古日報》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