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博物館:遺落在草原上的青春迴響

發佈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3-16 18:53:45

光陰如水,歲月如歌

一段激揚的旋律在草原上久久迴盪

那是來自一代人青春的記憶

矗立在巴爾虎草原上的思歌騰博物館

像一座紀念碑

深深刻下歷史的印記

博物館位於中俄蒙邊境的呼倫貝爾新巴爾虎右旗,在這個寧靜的邊陲小鎮,一座以蒙古包為元素的建築,縮影了知青們的青春芳華,也承載着他們的青春記憶和奮鬥精神。

上世紀60年代,數以千萬計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奔赴農村、邊疆艱苦的地區參加生產勞動,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青年移民運動之一。在那段時期,新右旗接納了2800餘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知青,豪情滿懷的知識青年投身邊疆建設,與牧民們一起生產、一起生活,結下深深情誼。

一組青春的羣雕

在思歌騰博物館中,序廳由一組知青在草原上勞動生活的浮雕和一個主題知青羣雕及卧碑式前言台組成。走進博物館內,大量的黑白照片定格了一張張青春年少的面容,館裏的每一幅照片、每一件藏品,都記錄着一段特殊的青春往事。

1969年4月25日,張勇與千餘名天津知青一起上山下鄉到呼倫貝爾盟新巴爾虎右旗黃花公社,這裏是中俄蒙交界的偏僻牧區。僅僅一年後,1969年6月3日,19歲的張勇為搶救掉進克爾倫河的羊只,奮不顧身跳到河水中救羊,不幸犧牲。

張勇的好姐妹劉桂珍,雖然國家有了知青可以返城的政策,但劉桂珍毅然放棄了這個唯一的回城的機會,她留在了草原,她不想讓好朋友張勇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留在草原,她要永遠陪伴着張勇。

新巴爾虎右旗克爾倫蘇木,有一對深受牧民們愛戴的知青醫生。他們是天津知青邱明慶和他的妻子楊興梅。邱眀慶是1969年4月從天津農業機械修配職業學校來到賽漢塔拉公社白音呼熱隊插隊。由於他會鍼灸,到草原不久,就被白音呼熱隊選為“赤腳醫生”。從此,他與醫生這個職業結下了不解之緣。他每天揹着藥箱騎着馬,奔走於牧民和蒙古包之間,為牧民送醫送藥,,用手中的銀針解除牧民們的病痛。由於他對工作認真負責又勤奮好學,醫術提高得很快,很快就成為一名深受牧民歡迎的赤腳醫生。1973年大部分牧區知青青都因上學、選調等方式離開了生產隊,離開了草原,他何嘗不想回天津醫學院上學呢,然而這時草原人民已經捨不得他走了。同樣,他也早已把自己融入草原,融入牧民之中了。他鐘愛醫生這一職業,他更捨不得離開朝夕相處了多年的淳樸牧民,他已經深深地紮根於草原了。在這片大地上,知青邱明慶堅守草原近五十載,一直在下鄉地克爾倫蘇木衞生院工作,與同為下鄉知青的妻子為草原人民的健康奉獻着自己的力量。

知青駢江芳,從1995年開始主編天津新右旗知青聯誼會會刊《克爾倫通訊》,至今己出版近600期,刊登老知青撰寫的回憶文章上千篇,圖片數百張,並介紹第二故鄉發展變化情況的專欄,成為全國知青自辦報刊中的佼佼者。

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一個個模擬當年生活的場景 、一段段催人淚下的故事,那些難以忘記的曾經,展示了那一代人為國分憂、吃苦耐勞、無私奉獻的精神,他們在廣闊的呼倫貝爾大地,把青春、理想、愛情,甚至生命都留在了這片草原上。

一段記憶的呈現

走進知青博物館,時間的門在這裏轟然開啓,知青博物館展出內容共分六個部分,響應號召奔赴邊疆、激情燃燒崢嶸歲月、知青楷模光耀千秋、調整政策知青返程、情繫草原守望相助、知青精神薪火相傳。展館的主要形式除版面文字、圖片外,還有圖畫、場景、雕塑、文物等。每一幅照片後面都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講述了發生在那個年代的青春往事。

知青文化研究者馬特介紹道:“這些陳列品,都是當年下鄉在新巴爾虎右旗的知青們用過的實物。把這些實物蒐集整理並展示出來,可以提示人們不忘當年的知青們為草原的現代化文明和科技建設所做出的貢獻。”

馬特對記者介紹道,思歌騰博物館的前身是2002年建立的300平方米的知青文化長廊。2008年,在這個基礎上建成了1200平方米的全國首家知青博物館——思歌騰博物館。

2018年思歌騰博物館進行了改擴建。現在的博物館建築總面積3625平方米,是在原來展館的兩側,各建了一個新館舍,是一個二層建築。新的思歌騰博物館總體造型與原館造型相得益彰,渾然一體,正面造型保持原有蒙古包元素,與思歌騰廣場現有雕塑及景觀深入結合。三期新館與一、二期共同組成“飛鷹”的圖騰,門廳石柱為“飛鷹”的羽翼,象徵知青對草原無私奉獻和艱苦奮鬥,寓意新時代的新右旗蓄勢待發,展翅翱翔。

一段深情的詠唱

歷史長河滾滾向前,那些流淌在時光深處的如歌青春,就以知青博物館的形式被記錄、被懷念、被永遠銘記。這裏講述了太多的感人故事,青春的記憶總讓人魂牽夢繞。

在一個暴風雪的夜晚,蒙古族阿爸舉着馬燈站在雪地裏引領了知青張德榮趕着牛羣找到了回家的路。“當時狂風暴雪,我在夜黑的草原上趕着牛羣,迷失了方向,當時我就想怎麼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啊!絕望、恐懼充斥着我的內心,當我的手腳已經凍到沒有知覺的時候,我看到了遠處一絲絲光亮,當我走近光亮的地方,看到的正是小阿爸舉着馬燈站在雪地裏等我回來......現在只要去新右旗,我都要去博物館看看,每次都會跪在小阿爸的跟前,如果那次沒有小阿爸給我點亮的‘希望’我就永遠走不回來了。”張德榮激動地對記者説。

“馬倌生涯豐富多彩,充滿了挑戰與歡樂,也充滿了艱苦和危險。離開牧區30年後的2002年9月,我作為孫海麟帶領的天津市政府代表團和天津市知識青年代表團中的一員,又回到新右旗看望鄉親們,看到了改革開放後牧區發生的巨大變化。”龍以明,中國科學院院士、南開大學陳省身數學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1968年8月17日來到呼倫貝爾盟新巴爾虎右旗克爾倫公社插隊落户。1972年9月,被選調到天津師範學院(現天津師範大學)數學系進修班學習,離開了克爾倫。“至今我已從事數學工作40多年了,但我始終不曾忘記那一段的青春記憶,我一直是牧區的一個稱職的馬倌......”

從20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末,新右旗草原迎來了2800餘名知識青年。他們在艱苦的環境裏勇闖“三關”,與牧民們融為一體,譜寫動人的民族團結樂章。在創造物質財富的同時,也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思歌騰博物館不僅記錄了一代知青的青春足跡,而且展現了一代知青的精神風貌。(記者:王亞男 文/圖)